undefined

1990年經典電影《新天堂樂園》歷經25個年頭,終於推出數位修復版,讓老影迷、當時來不及跟上經典的新人,都有機會再一次進電影院觀賞。

《新天堂樂園》1988年在義大利首度上映,描述1980年,義大利知名導演薩爾瓦多接到一位叫做艾費多過世的消息,他想起以前在西西里島的童年回憶。當時背景在二戰之後,歷經慌亂的年代,人們對電影的感情深厚,生活全都圍繞著鎮上的戲院,諾大的感情全寄託於此,薩爾瓦多(多多)當時才六歲,喜愛電影的他經常偷偷溜進艾費多的放映室,偷看艾費多放電影、偷玩膠卷片,偷弄放映機。艾費多每次都警告多多,他們彼此達成一個好玩的協定:「這些膠卷都是你的,由我保管!」

那個時候的體片使用硝化纖維製作,屬於易燃物,艾費多提醒多多好幾次,不要一個人在放映室閒晃,不要讓底片靠近火源,會引起火災。有一天,艾費多帶著多多回家,進屋前發現媽媽和妹妹驚慌失措的在家門口哭喊,媽媽抓起多多的領子大吼,而多多只是呆在一旁,艾費多則撿起燒掉一半的底片。

undefined

有好些場景,導演細心刻畫著西西里島人們對電影的深厚情感,不只多多或艾費多。或許因為電影和賭是鎮上大多數人的興趣,因此每當電影放映,攜家帶眷的情況一定會發生,男人擠著搶進、嘶吼準時開演,孩子搶著第一排,傻傻等待開演的第一幕,「進戲院看電影」變得很和藹可親,它不是昂貴高消費的興趣,是西西里島人們的唯一。

好比,人們在戲院等得不耐煩大喊,吵著要補足拖延的時間,重要的電影《亂世佳人》上映,大夥擠滿戲院,時間到了也不肯離去, 多多和艾費多巧妙的用手法把電影投射到廣場上,好似魚群,電影往哪放、人就往哪擠,要不是電影是他們的唯一,哪來精神體力消耗。

時間快轉,經過一場火災後, 艾費多雙眼失明,唯一的戲院被中馬票的鄉民改造,「新天堂樂園」誕生,完全不一樣的新生命出現,給鎮上的人更大的希望,仍不變對電影的渴望。

 

許多人會說,電影在戲院大火後開始轉折,不過我覺得,轉折應該從艾費多要求多多離開這裡以後。

電影中有一段很有趣,失明的艾費多看不見,對周遭事物卻更敏感,他感覺到多多的情緒、知道他留意的人是誰、他知道鎮上的變化、戲院的變化、環境的變化。車站前,艾費多對多多說:「我不要聽你說話,我要聽别人談論你。」千叮嚀萬交代多多,絕對不可以想他們,絕對不可以回來,要去創造、探索外面。

一離開就是30幾年。

 

再回去西西里島,多多、鎮上的人都多了歲月,一行人來到戲院前,相互眼神交會、點頭示意,想表達的不僅僅「好久不見」那樣簡單,記憶還在、畫面還在,就是有點不一樣了。

我們稱這作人生。

 

片尾,多多一個人做在諾大的電影院,放著艾費多留下來的影片。如果沒有從開頭就細細品味《新天堂樂園》,一定搞不懂多多在做甚麼,他的心情、內心的激動也難以揣測。果真,如同艾費多說,「人生與電影不一樣,人生....辛苦多了。」(文/大默)

 

【同場加映】

[電影]歡迎來到德國 Almanya-Welcome to Germany:找到回家的路

[電影]完美陌生人 Perfetti sconosciuti:人生的黑盒子

[電影]最美的安排 Collateral Beauty:命運的刻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