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以後會怎樣?

《共犯》是導演張榮吉繼《逆光飛翔》後的另外一部作品,把青春和死亡產生緊密連結。

青春有點像透光的底片,眼中任何事物都帶著一層模糊的美感;死亡有點像在黑暗中忘了開閃光拍照,從眼底所見到心裡感受,都帶著一層窒息的灰黑。

沒有人會拿死亡開玩笑。

平凡的上學日,主角黃立淮(巫建和飾)、葉一凱(鄭開元飾)以及林永群(鄧育凱飾),三個原本不認識的人,因為目擊看似意外的事件,把他們帶到交集點,故事線從這裡開始發展。

整部片圍繞著「校園霸凌」、「刻板印象」和「死亡」,編劇把這三個常在校園發生的事件一次說清楚,刻板印象會引發校園霸凌,校園霸凌會觸發死亡。如果這三件事都是有可能隨時發生的,為什麼學校一點警覺也沒有呢?

因為我們常從人的外表、行為表現認定對方是個甚麼樣的人。

主角之一的黃立淮在學校其實是被霸凌的對象,演員巫建和把角色的性格從外在,走路駝背、說話唯唯諾諾表現出來,好似把以前念書時,在班上常被欺負的同學重現眼前,黃立淮是班上的邊緣人,沒人了解他;另一位林永群,帶著眼鏡、斯文、乖巧,生活全被考試唸書填滿,唯有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不用念書,他是同學眼中的模範生,心裡很寂寞;主任認定不紮衣服的壞學生葉一凱,在電影裡從沒有「家」的場景,他就像沒人在乎沒人關心一樣獨自遊蕩,沒人懂他;墜樓的夏薇喬常常自己在家,跟房子一起,可是房子不會說話,她抽菸,同學說她偷了班費,跟葉一凱很像的地方是他們都很寂寞,但有一點不同,夏薇喬有個愛她的媽媽。

因為他們 "看起來" 是我們想的那樣,於是等號自動劃上。

這個不懷好意的等號,後面帶來的是霸凌。

黃立淮被同學在操場用球丟、朱靜怡被自行正義之法的三人驚嚇、同學說夏薇喬偷班費因為她會抽菸而且看起來很像偷了班費、葉一凱的座位被寫「殺人兇手」因為他當時跟黃立淮一起在校園後面的池子,林永群沒事,他看起來很好很乖,他沒事。

因為刻板印象,因為學校漠視,因為老師 "看起來" 比我們更需要輔導...所以,被畫上等號的人必須承受這些事。

青春就像失敗的蒸蛋,內容比例都對,時間也差不多,出來的結果卻完全不同。

青春應該是,充滿笑聲的阿。

當三人第一次接受輔導,那位看起來比他們更有問題的輔導老師說:「你們知道人死了以後會怎樣嗎?不會怎樣,就死了而已。」或許青春那階段對於死亡,最能下的註解也僅只於此,不過我這下可以明白黃立淮設局讓葉一凱和林永群踏進去,是他真的想要感受一下「夥伴關係」是甚麼樣子,哪怕只是一下下。

而我這下也明白,青春的徬徨和無助不是沒有原因。當他們面臨各種周遭環境的改變、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莫名其妙的賀爾蒙分泌,往往會讓許多的話吞進喉嚨,身邊的人選擇漠視,造成的結果不是最壞也不是最糟,選擇漠視是最快的途徑,然後,很多東西就這樣死掉了,包含他。(文/大默)

 

【同場加映】

[話題]從哪裡可以比較早知道《天黑請閉眼》的兇手是誰?

[電影]目擊者 Who Killed Cock Robin:看不見的真相

[電影]屍物招領 The Body: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