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小女孩2》上映前,跟朋友在 MOD 複習了第一集。

朋友邊看邊睡,我看得入神。有些電影,看一次沒感覺,看第二次有點甚麼,看第三是好像懂了,看越多次,感受月不同。

《紅衣小女孩》第一集是這樣。大家很愛問:「你覺得哪段最可怕」,我的答案永遠是:「奶奶跟阿偉輪流被抓走的時候,恍神恍神的樣子最可怕。」

延續前一集的故事,《紅衣小女孩2》描述回到源頭,電影開頭演在第一集之前,講述紅衣小女孩被放出來是因為山老鼠不小心把它挖出來。那首「睡吧~睡吧」幾乎成了電影結束後,整晚的睡前音樂,揮之不去。

簡單交代山老鼠的過程,很快接續到第二集真正的開頭。由楊丞琳飾演的社工李淑芬是第一位出場人物,她帶著學弟一起去家庭拜訪,鄰居只說,很久沒看到林詠晴妹妹了。李淑芬和學弟敲了門,是一位頭髮粗糙、神智詭異的女人開門,同時是出場的第二位人物-林美華(高慧君飾演)。

李淑芬靠著職業敏感,一下子馬上找到詠晴妹妹並送往安置,不過她也發現自己的女兒李雅婷懷孕了,男朋友是住在山上的虎爺乩身-林俊凱(吳念軒飾演)。李淑芬跟著搜救隊前往山裡尋找女兒,到目前為止,故事脈絡和第一集相似,失蹤→入山找人。直到李淑芬在山裡廢棄醫院發現沈怡君(許瑋甯飾演),第二集人物全員到齊。

整體來說,故事進行的路線是相同的,不同的是,這次要回到最初。

導演在選擇題材時,用了大家都有共同的恐懼記憶-紅衣小女孩,而第二集同樣再用台中「卡多里樂園」加重力道,這招非常高明。「卡多里樂園」的傳言雖然沒有被證實過,但傳言總是不脛而走,只要稍微給點壓力,消息跑得比噴射機還快。

另一點,第二集裡古老巫術的出現如畫龍點睛,幫「小女孩」的身世做解說,所有的妖不是天然而成,是有原因、有源頭,當然也有她一直存在這世上的原因:人的執念。


回顧第一集,何志偉的執念是對奶奶,他對奶奶的想念,變成放不下的執念,當妖回來抓交替時,他當然是第一個。

沈怡君的執念則是午夜夢迴的那場夢,滿是血的床單反映出她的過往,對已經逝去的小孩,她無法釋懷,虧欠的心延伸到現實生活,也是為什麼她不想跟阿偉生小孩的原因。

第一集中,沈怡君的執念大過阿偉的太多太多,蔓延到她去山上找阿偉,在森林裡遇見那些魑魅魍魎變身的幻象,變成心底最深的恐懼、身邊最熟悉的人,在在都顯示,因為沈怡君放不下對逝去孩子的執念,才有了後來這些畫面。

然而第二集的執念更深,有李淑芬、林美華、李雅婷,加上沈怡君,角色相互影響,把力量放大許多,李淑芬對未婚生子和學生時代的事無法放下,儘管盡全力過好生活,那段無法抹去的記憶仍在心中;同樣的,林美華對孩子的愛轉變成內心牽掛、另一種更強烈的意念,不論當她希望孩子復活,又親手解決祂,看完整部片,我更能感受到林美華的執念。

影片結尾,林美華點出重點,這些妖、幻象,都是因為人的執念。執於一念,受困於一念,也難怪《紅衣小女孩2》的角色們會不斷重演這些場景。電影結束,我不禁好奇,他們真的放下了嗎?(文/大默)

 

【同場加映】

[電影]紅衣小女孩 The Tag-Along:群眾恐懼

[電影]厲陰宅 The Conjuring:鬼片聲效藝術

[電影]歡迎光臨死亡小鎮 Dead Silence:層層堆疊木偶戲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