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否則等於零」

第一次看到這句話,是在朋友的社群上。簡短兩句像千斤重,打醒了我。

 

凱特溫絲蕾主演的電影《惡女訂製服 The Dressmaker》有兩個重點:童年回憶、時尚。尚未開始觀賞電影前,發現電影被歸類在「劇情/驚悚」,有點困惑。

在巴黎各大精品品牌做服裝設計師的緹莉(凱特溫絲蕾飾演),回到家鄉照顧生病的老母親,見到生活一團亂、被人罵瘋婆子的媽媽莫莉,她試圖替莫莉整頓生活,也整頓自己。已經離開家鄉好幾年,再次回來,小鎮居民竟喊她「殺人兇手殺人兇手」,但她依稀只記得和孩童時期的事有關,最重要的那段,怎樣也想不起來。

回到家的緹莉,絕對有目的。她從家門口用高爾夫球往下打,一一打在其她鎮民的窗戶、屋頂,用小孩頑皮的方式提醒:「我回來了,混蛋們!」

我特別喜歡緹莉在家鄉的家。

緹莉原本的家在小鎮小山丘,與小鎮裡的居民幾乎隔絕,互不相犯,沒事也不用接觸。小鎮最高點,看起來像被孤立,又不失緹莉這個角色的高度。

為什麼緹莉需要高度?

先從她離開家鄉後的工作來講,「巴黎」-時尚大城市,和緹莉家的小鎮相比,不論發展、文化、都市發展,都絕對高於家鄉;「時尚」對許多人來說,不是凡人能理解,甚至摸邊邊都好難的領域。導演將緹莉的家,安排在有點高的小山丘,拉出「孤立」的高度,但畢竟還是同一個小鎮,不能離得太遠,又保持高度,考驗著導演的判斷和拿捏。

另個「高度」,則和緹莉的人格養成有關。

看起來"正常"的小鎮居民,都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其中,最想在看完後拿出來討論的,是警長費拉。

警長,應該是伸張正義,威武、兇悍、有自主想法、不為他人左右,但費拉身上,只見柔情似水,和普羅大眾的刻板印象有極大差距。而當費拉看到美麗的材質布料,隱藏深處的本性更無法壓抑。

費拉怪怪的,他怪的很有品味。(應該是本片裡除了緹莉,有品味的角色)

回到緹莉身上,一直以為她會用激烈的手段、心機,趁大家熟睡時,用經過大城市生活的歷練反撲。不過,讓人意外的,當小時候玩伴(同時也是當年的告密者)「小葛」找她製作衣服時,緹莉真的做出一套,幫小葛吸引心上人的衣服。

這就是她的報復手段嗎?

我必須承認,這樣的劇情發展和觀眾想的有很大差距。不是應該答應小葛幫忙設計衣服,然後在重要場合好好擺她一道?或是當其他人也上門求助的時候,來個連夜落跑,把爛攤子送給這些平常假裝若無其事的人;還是要有針對性的,就是不幫其中一位做衣服也是可以,但是緹莉對居民的要求幾乎百百接受,

難道是為了之後鋪陳?醞釀情緒?

我會解釋成,這是緹莉的善良。

緹莉很善良,所以她放下巴黎、倫敦、跟大品牌工作的機會,回到家鄉照顧母親;緹莉很善良,他不濟前嫌幫小葛訂做衣服;緹莉很善良,她怕自己的「詛咒」會害到泰迪;緹莉很善良,幫警長費拉保守秘密;緹莉很善良,她知道有些不能說的事,就放在心裡。

但是她的善良,對別人來說是「好欺負」。

一個人越善良,對別人的包容越高,當別人提出無理的要求和對待,他能承受的也越多。不過,在現實生活下,這種善良也需有限度。或者說,善良不會隨著每件事而有所變動,變得不善良或更善良,而是隨著情況不同,將比例調整。

聽起來好悲傷,但這是面對邪惡的世界時,不讓自己受傷的方式之一。善良的本質不變,人們必須學會保護自己。緹莉最後用「很她」的方式,解決了一切然後離開。

當山頂上的房子佈滿火焰,跟著安排好的軌跡落到小鎮,溫柔的暴力,也是提莉的善良。

看完本片,讓我想起網路上流傳愛默生的一句話:「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否則等於零。」(文/大默)

 

【同場加映】

[電影]完美陌生人 Perfetti sconosciuti:人生的黑盒子

[電影]最美的安排 Collateral Beauty:命運的刻痕

[電影]崩壞人生 Demolition:破壞美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