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非要經歷過重大的創傷,才有一次復原的機會。

我們還停留在《獨家腥聞》裡有點神經質、有點奇怪,把媒體嗜血性表露無遺的傑克葛倫霍,他已經轉到下一個新的角色。撇開隨時要發作的瘋狂記者性格,傑克葛倫霍在本片中飾演一位因車禍喪妻的銀行行員,很揍巧,老闆就是他的岳父,想當然,經濟環境不在這次故事的探討議題中。

初看預告,讓人想到《百日告別》,石頭飾演的角色在車禍失去妻子後,一段時間的空白,聽不見周遭的聲音,與《崩壞人生》的傑克葛倫霍有些類似,只不過《百日告別》的悲傷氣氛從片頭一路蔓延到結束,導演的色調、語氣,都一再提醒觀眾「我很悲傷」,反觀《崩壞人生》,傑克葛倫霍在醫院販賣機投下一個小零食,開啟後面一連串不可思議的故事情節。若他沒有走到販賣機,零食沒有卡住,他沒有雞婆的每天寫信給客服公司,《崩壞人生》還是可以繼續崩壞,只是無法重組。

 

undefined

他不想讓我們這麼悲傷。

《崩壞人生》不一樣在於,傑克葛倫霍微笑時總有一點無謂感,說不出的邪門。好比看醫生時,他指著身體的一大部分說,好像....就這部分很麻,這裡(胸口)跟...上半部。畫面搭配醫生的微妙表情,任誰都看的出來他只是想要表達「我很悲傷」但他根本不期待「你會把我醫好」。傑克葛倫霍的角色試圖扭轉焦點,遠離悲傷,導演選角時決定傑克葛倫霍的這一個重點,下的非常非常明智,難怪《崩壞人生》被稱為「黑色喜劇小品」。

 

電影前半,導演不斷安插男女主角相遇相處的甜蜜時光,也不忘提醒觀眾,男主角的愛妻在他投下零食販賣機的前十分鐘已經過世,畢竟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前有因後才有果,導演強調他們的愛情如此甜蜜甚至難分難捨,才能加重後面男主角面對失去愛人的痛。

這種痛的感覺,不適合用眼淚表達,在這部片裡,他們用的是「破壞」。

demolition這個字有拆除的意思,意味著,男主角不是藉由單純的分裂崩解,還有外力加場,讓破壞性十足的拆解工程,稀釋他失去妻子的壓抑心情。

例如,傑克葛倫霍在家裡把冰箱拆開,為了搞清楚冰箱哪裡出問題;他跑到工地付錢給工頭,享受用鐵鎚敲碎牆壁的瞬間;他帶著客服小姐的兒子在賣場裡亂挑,搞得像準備充足上戰場,他們回到家裡,傑克葛倫霍說一句「來吧!破壞我的婚姻」。

玻璃碎片、木屑四處飄散,傑克葛倫霍就像藝術家,他知道從打邊敲起,可以讓餐桌的玻璃列出完美的弧線,他知道從哪施力,可以讓壁櫃崩解的速度與窗戶相同,這時候幫他配上古典樂只是剛好。搖滾樂可以,古典樂也行。

undefined

undefined

男主角岳父大人說的是:「若你想修補某樣東西,你得把它拆得精光, 釐清什麼是重要的、什麼能讓你更強大。 修補人心就像修車:檢查所有零件,才能再一一拼湊回來。」

把家裡拆個精光的傑克葛倫霍,好似壓抑已久的野獸,終於嘗到甜頭。他在大街上跳舞,對!就是搖滾的那首曲子,他不難過了(真的嗎?)他只想跳舞…

undefined

看到這,心不免揪一下。

說不出來的痛最痛。

undefined

本片的轉折出現在傑克葛倫霍看到妻子藏的照片,一切開始有了變化。

對觀眾來說,轉折出現的正是時候,當我們納悶這要如何收尾,編劇適時把影響電影的重要因素安排在這,才讓故事有延續下去的理由。如果只是破壞,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裡看一個半小時,破壞?

好在傑克葛倫霍沒有只讓我們理解破壞的容易,還有體會破壞後重生的希望。

男主角在街上跳舞時,只是把悲傷表達到極致,經過破壞古典樂(或你喜歡用搖滾樂也可以)的淬鍊,他回到像情侶爭吵後的災難現場,牆修好、冰箱放好....記得岳父大人說的嗎?「若你想修補某樣東西,你得把它拆得精光, 釐清什麼是重要的、什麼能讓你更強大。 修補人心就像修車:檢查所有零件,才能再一一拼湊回來。」他現在,正在一一拼湊回來。

片末,傑克葛倫霍享受了一場真正的「崩壞」,瓦解的瞬間,他似乎理解了甚麼。

最終我們都看到他的微笑,不用手指加工,雖然好像還有那麼一些悲傷,不過至少,他笑了。(文/大默)

 

【同場加映】

[電影]超市夜未眠 Cashback:愛情、夜晚、凝結

[電影]帶我回家 Take Me Home:小品愛情,小品人生

[電影]大法官 The Judge :美好人生的缺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