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人死的瞬間,體重會減輕35公克,他們說,這是靈魂的重量;人活著的時候,如果感到孤寂,不知道有沒有重量。

導演鍾孟宏繼電影《停車》後,另一部與「車」有關係的電影。《一路順風》卡司強大,許冠英、庹宗華、戴立忍、黃健瑋、吳中天、納豆...號稱十多個男主角卻沒有一個女主角,陽剛氣味連鬼都會嚇跑的作品,瀰漫著濃厚的男人味和男人心事。

 

「老大,一路順風」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戴立忍(飾演大寶)與庹宗華(飾演庹哥)的對手戲從電影開始,屬於前段鋪陳。大寶細細跟庹哥說在泰國發生的事,能逃回來真是撿回一條命,庹哥操著髒話口頭禪,跟著大寶的故事聽下去。這段鋪陳有點長,沒耐心的觀眾很容易飄走,庹宗華的髒話也讓人好出戲,還好戴立忍的個人魅力救回來不少。

他們說到最新一次的交貨,說到交貨的人是個矮騾子,最後,兩人停留在被拆光塑膠套的沙發上。

矮騾子....哈,看到矮騾子只會想到納豆,也沒有別人了。

看到納豆出場,故事終於要來了。電影快速交代納豆與大寶認識的過程,接著進入這次的主要旅程,納豆從三溫暖出來,一個小小破破的地方,是許多夜不歸人的棲身場所,出來後,天亮了,他在街上晃,停在一個莫名其妙的路邊,一台莫名其妙的計程車靠過來。

電影此時天空很亮,但沒甚麼人,我不自覺猜想這可能是早上幾點鐘....嗯,大概是剛剛吃完早餐準備出發踏上已經走過好幾遍熟悉的路,卻始終是自己一人。

「小老闆,搭車嗎?」老許出場了。

我非常期待老許出場,身為港片影迷,老許、成龍、開心鬼系列根本伴我成長,長大後還是沉浸在「 老許燒鴨有一套,燒鴨烤鴨妙妙妙」,前往看電影前看過不少影評表示,老許這次不是老許,使我非常期待老許這次要怎麼擺脫老許。

為了讓"小老闆"上車,老許下車跟納豆搏感情,看這他身上的衣服、不厚還夠保暖的衣服、褲管不一樣長的褲子、像從衣物堆裡挑出比較乾淨的polo衫、底都磨平的鞋子,老許飾演的計程車司機是這個樣子,突然間勾起好幾個曾經坐過的計程車,從後照鏡偷瞄司機的時候,就像老許那樣。

車子是他們的所有,車裡發生的是他們的人生。

 

上路了。

納豆一臉不悅(因為就是被拐上車阿),老許則自己聊得很開心,「我叫老許,言午許不是雙人徐」。

途中發生各種想不到的歪事,加油站納豆差點拋下老許,看得我好緊張,要是納豆上了其他台車,故事還要不要繼續;到喪家家裡,以為是小吃店結果花了兩千多還差點沒命.....。納豆與老許前往南部的這段,讓我想到鍾孟宏導演的另一部作品《停車》,也是在一個找車位的過程中遇到各式各樣不太可能發生的事,遇到這輩子可能就這一次才會認識的怪咖,或許這是鍾導的特色之一。

仔細想想,不論是《停車》找停車位的戲碼,還是《一路順風》到南部交貨的故事,似乎都在描述人生。看起來很短,身在其中卻感覺很久很長。人生的旅途中也常常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事,當我們覺得荒謬至極,不敢相信發生在自己身上,正是身為觀眾的我們在看電影時說「太扯了啦!」

我相信生命的本質某一部分是荒謬組成。

《一路順風》有十多個演員,照理來說,應該熱熱鬧鬧的,但本片散發出的孤獨氣息,揮也揮不掉。

以納豆來說,他沒有親近的家人也沒有朋友,大寶對他而言是吃飯生活的管道,稱不算朋友,老許一個么喝「交個朋友吧」就打動他;大寶和庹哥看起來好麻吉,翻臉也是一瞬間;阿文、小梁各懷鬼胎,雖然聯手密謀,面臨緊要關頭的時候還是自求多福;小吳獨自去檢查,靜靜的加數,只有他和護士的聲音;老許的孤獨感更是把電影的層級再往上,他總結了其他角色心理的那份孤單,描述生日時想吃小籠包、為了停車位跑好遠、家人感情疏離,對家鄉「香港」又覺得陌生,路上唯一可以倚靠的就是納豆了,可是他們在彼此的身上,還是保持著戒心。

至於老許在《一路順風》裡有沒有像老許,以我個人的感受,他還是老許。可以留意老許在電影裡的名字(出現在計程車司機牌上),還有那隻雞。不確定是因為「老許」的形象太難擺脫,還是放在這部電影中沒辦法好好發揮,老許阿老許,這次就算你演了雙人徐,我還是會叫你老許。

 

然後,結局沒有怎麼了,就暖暖的。(文/大默;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同場加映】

[電影]白米炸彈客 The Rice Bomber:輕觸議題

[電影]咖啡鎮 COFFEE TOWN:人生的味道

[電影]寒戰 Cold War:抽鬼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默 的頭像
大默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