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早晨洗澡很幸福。

早上起床,習慣性的拿著衣服走到浴室,開熱水,沖澡。我喜歡假日在早上洗澡,如果今天累了,洗完澡剛好躺在沙發睡一覺,如果今天精神好,洗完澡出門走走不會覺得黏答答。

今天要去赤峰街。

記得以前,赤峰街非常無聊,說到中山捷運站,大多數的人會說,哦~那個咖啡店,哦~那個義大利麵店,哦~百貨公司,完全跟赤峰街一點關係也沒有;這幾年,說到要去中山站,大家會說:「赤峰街嗎?產出嗎?」

路上的店家都還沒醒來,下捷運往公園走,覺得一陣清淨,心想:「大家應該都還在睡。」再往前幾步,忽然覺得自己可能要進入某個多元空間,一陣陣像樓下早餐店阿姨聊天的聲音,越來越靠近。

還沒十一點,赤峰街已經好熱鬧。

「產出」原本只有一家店,店內很小很小,有高腳靠窗,也有戶外面對街的等待區,第一次經過時,覺得這間店好美好可愛,像日本空運來台,整間原封不動運過來放,想著坐在裡面的人,可以邊喝牛奶邊跟街上的人你看我我看你,蠻有趣,那時只有少少的幾位朋友注意它。再次經過,從裡到外,人們站著坐著,有人聊天有人滑手機,都在為了相同的目的等待:「座位」,它紅了,成了整條街最紅的角色,大致外觀沒變,但是整體感覺都與之前不同,不變的「產出」招牌掛在那,從俐落簡單的兩個字,變成撐起整個場面的要角,雖然還是那兩個字。

我站在一店前看,拍個照,離開到對面的貳店。

人是一種奇怪的聚集動物,會自動往人多的地方靠近。

貳店的風格跟一店類似,大量的水泥、白色格磁磚、木頭桌椅,但是他的人氣不較一店那麼豐富,換個方式說,比較安靜。

為什麼人不選擇安靜的,會選擇人多較吵雜的地方?

 

走進去前,已經看到有人坐靠窗,我的喜愛首選,於是我選擇坐他旁邊,一樣靠窗太不貼緊窗戶的位子。圓形座位很小,兩個人太剛好,一個人較舒暢。

坐下不到十分鐘,一位女孩拉著她的法國男友走進來,法國男友甚麼中文都不會,女孩帶著他看菜單,一個一個翻譯,最後派他去點餐,用剛剛學的中文點餐。法國男友回到位子上,女孩用流利的法文跟他說話,這時又走進三位大媽,大聲呼喊著座位坐哪,看菜單不忘大聲唸出所有的餐點。這畫面好像到了對岸,或是對岸的大媽來到店裡,國語台語夾雜,法國男友跟女孩的聲音被蓋過,女孩不得不提高聲量,法國男友還是維持著ㄧ般的音量,只是女孩得把耳朵貼近。

大媽點餐,我覺得好吵。

花生培根堡有准許你這麼大聲喊他的名字嗎?

由於大媽說話真的很難讓人不注意,我花了好些時間才聽到店裡放的音樂,是韓文歌,像 stanging egg 那種。

突然覺得這間店的風格很多元,復古水泥牆讓人想起老老舊舊的房子,白色磁磚也許是 60. 70 年代的回憶(是嗎?),整片的落地窗又像國外那種街邊咖啡店,外觀整體好日系卻放著韓文歌。心裡覺得有趣,也想起很多曾經去過的店家,或許強調單一風格的店已經不是重點,能融合多元表現,帶給不同客人各有不同的感受,才是存在的意義。

「產出」的確是會讓人跟文青聯想在一起,假文青可以,裝文青也行,不過如果真的想文青一下,這裡可能不是我的選擇之地。想來拍拍照過過癮的人,到是很推薦來這,畢竟照片不會有聲音,誰知道你拍照的時候背景有多吵雜。

每年社會上產出的文青已經要多過大學畢業的人了。

不過話說回來,真正的文青又應該要怎樣?

愛村上村樹、喜歡拍照而且只用底片機、聽後搖、用無印良品的文具、頭髮都不能打薄、抽菸喝酒喝咖啡擇一...是嗎?那我可能連標準都勾不上邊,因為我會聽電音而且頭髮一定要打薄。

還有,文青會在星期六早上沖澡嗎?(圖、文/大默)

 

-產出The Food 貳店-

地址:台北市大同區赤峰街18號之3

營業時間:10:00 - 18:00

貼心提醒:點餐請到櫃台,水請自己倒喔;店家人氣夯,三五好友請到齊後再入座,把時間留給已經到齊的人;雖然店裡不安靜,但希望大家都還是能降低音量,給產出一、貳店都能有個美好的環境和早晨。

 

【同場加映】

[休日-咖啡]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味道,彰化「端倪生活」有阿嬤房間的味道

[休日-咖啡]老屋與狗,台北寧夏路「樓梯好陡」為生命寫下新篇章

[休日-咖啡]大稻埕「ASW TEA HOUSE」的新舊共合體,練習把每天都當作一種練習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默 的頭像
大默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