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事都有傳承精神、延續下去的必要。

像在州際公路開了幾時小時的車,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休息的點;也像隱藏在工業區,只有重機騎士才會進去的粗擴之地。

是不是進來店裡的人都要留點鬍子、穿皮衣、戴太陽眼鏡,也許光頭或綁頭巾,動作粗魯、話少但自大。

這都是我自己的想像。

 

還沒到達「Ruins Coffee Roasters 」前,我看著地圖,再看看附近,實在不像有甚麼咖啡店,就在快到達時,有位女店員剛好從店內走出來,真是多虧她的出現,我才沒有不小心走過頭。

推開小廢墟的門,裏頭誠如想像中的粗曠。

一樣,店員說喜歡的位子都可以坐,接著用比「投資一定有風險,基金投資有賺有賠」還要快的速度提醒我小心頭,上樓也注意會撞到頭。我彎著腰在店內一半的空間走來走去選位子,後來決定上樓。

樓上是另個不同的世界。

先說樓梯好了,樓梯很窄,只有一個人能過,腳太大的人可能會踩不住,樓梯旁有好幾個小蠟燭,放著已歇業的「小破爛咖啡」的精神指標(沒錯就是那隻熊),老實說,這畫面我覺得很難過,以前在健康路的「小破爛咖啡」已經成為附近居民、上班族、自由上班族(就是沒有固定辦公室的)平日棲息地,當它結束營業,對一些人來說,代表一個時代的結束,而它現在的精神指標只能放在店裡瞻仰,好像你曾經的生活被供在那邊,再也回不去。

上樓後,認真說起來是個「桌子」的只有一張,靠近邊緣的是 Deschutes 啤酒箱,靠近樓梯邊的是兩個工具箱。椅子倒是很正常,就是椅子....或可以坐的箱子。

下樓點餐,經過會撞到頭的區域,迫使我壓低頭,彎著身體走,點完餐,又壓著身體走回樓上,其實樓上跟屋頂距離很近,就我而言,大部分的時間還是低著頭才不會撞到送醫,不過整間店卻沒有讓人窒息的壓迫,反而越坐越舒暢。

後來,"低頭"變成反射動作,我好奇這是不是有生以來喝咖啡喝的最謙虛的一次,好奇甚麼高度的人才不用低頭。

這裡的物品很原始,整間店像沒裝潢完的半成品,不過仔細觀察就會知道,一切都經過設計。

牆上隨手可得的螺絲起子和一旁坐的網美形成強烈對比,音響上有艘船模型,二樓與一樓沒有圍欄、沒有牆,恣意擺脫掉任何阻擋,店員可以從底下把咖啡遞上來。

我特別喜歡這種感覺,一二樓沒有明顯界線,使得店裡氣氛更加融合,大家不互相干擾卻不陌生的像個路人。拜託,我們可是在同樣的時間、同一間店裡、聽同一首歌,一起喝咖啡呢。

如果需要好幾世百年修練,才換得與他擦肩而過,那一起喝咖啡不知道要修練幾年。

當我沉浸在《凡妮莎的妻子》,正看到主角要跟前夫拿回胚胎,好跟她的新伴侶凡妮莎擁有一個孩子時,店員從沒有圍欄的一樓墊腳遞給我一個小杯子,「喝喝看」他說。

那杯很香,雖然我不知道是甚麼豆子,可能是平日雨天午後的私藏。

一整個下午,我都在小說情節裡翻轉,故事從主角跟新伴侶凡妮莎在賣場遇到前夫麥克斯,發展到兩人在暴風雪中舉行婚禮,然後決定到醫院把胚胎拿回,因為前夫麥克斯不想要孩子,但前提是麥克斯必須同意放棄胚胎,可是麥克斯也不想把胚胎給兩個同性戀,他想把胚胎給向上帝祈禱幾萬次的哥哥夫妻,而主角,她想要跟凡妮莎擁有孩子。

店員走到外面,坐在板凳上抽菸,看著雨,他應該是發呆了一下,動也不動。

一整個下午,我都在那個胚胎到底屬於誰的糾結裡,聽著 Cigarettes After Sex 的性感旋律,突然覺得,如果可以親自問問胚胎,問他想屬於誰不知道會怎樣,也許會皆大歡喜?也許,他根本也就不屬於誰。(圖、文/大默)

 

-Ruins Coffee Roasters-

地址:台北市木柵路三段242號

營業時間:13:00 - 21:00,週一休店

電話:02-2234-0024

貼心提醒:身高高的人請低頭。

 

【同場加映】

[休日-咖啡]水泥復古潮流,赤峰街「產出The Food貳店」產出微偽文青新主張

[休日-咖啡]老屋與狗,台北寧夏路「樓梯好陡」為生命寫下新篇章

[休日-咖啡]大稻埕「ASW TEA HOUSE」的新舊共合體,練習把每天都當作一種練習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