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後,你想做什麼?

每次只要靠近「學校」,周圍環境、圍牆...就會讓我想起在學校的日子。

大學畢業前,有一天在學校實習電台,幾個大四生趁空堂窩在一起聊天。升上大四後,打工的打工、上班的上班,即使同班同學也很少有機會碰到面,那時還能有時間一起聊天根本可喜可賀。

每個人各自說著未來的規劃,有人準備研究所、有人先當兵,大部分的人答案都是:「不知道。」大三學妹從主控室走出來,看著我們說:「好好喔,不用媒體實務很爽耶!」老師從辦公室走出來,對著大三的他們說:「很爽嗎?你問問人家準畢業生」

老實說,迷惘。

平常去大直喝咖啡,都只去「穆勒咖啡館」。和大直的淵源,也要從大學說起。

有次高中好友說,我們去大直誠品,那裏開了一家綠蓋茶。綠蓋茶啊!當時掀起一陣熱潮的飲料,去西門町喝還要等上40多分鐘才有位子,竟然在大直就有,一定要去啊!

後來她又說,我帶你去一家很厲害的麵店,然後去實踐裡面看星星。實踐大學裡有個面對體育館的高台,後方是圖書館。夏夜正涼、秋冬之際,我們都相約那見面。躺著聊天,從學生生活聊到出社會後要做什麼。也忘了哪次開始,發現大直有許多咖啡店,沒事時就想往這跑。

這次不走熟悉的大直圖書館轉彎進巷子,往反方向,走到底有公園的地方,有間「禧闊咖啡 Sequel coffee」。

推開門,櫃台前的同學正在苦惱要點什麼,我只見到他肩膀處的地方有塊黑色石頭。心想,把這麼大的石頭放櫃台,是什麼操作?

同學點完餐離開, "黑色石頭" 的真面目現出原形。

店員領著我到座位區,親切的說可以選好座位、想好需要什麼再去櫃檯點餐。我在一個靠牆的兩人位和會被太陽曬到的四人位掙扎,因為想曬曬太陽但又不想占掉四個人的位子。

想了好久,決定以常見的冰拿鐵做見面第一杯。

「禧闊咖啡」的整體形狀很特別,外面看是狹長型、走到裡面看像一個三角外加正方形。靠近門口的長形木桌,特矮特矮,坐那簡直矮了兩節,但因為有靠窗的優勢,是許多人肖想的黃金座位。

我靠在櫃檯邊,店員專心處理蛋糕,沒注意到我,等她抬起頭,非常不好意思的立刻衝過來點餐。

「最近我們人手不夠,可能需要等久一點才會上。」店員一臉歉意的說,一邊注意貓有沒有跑出去。

貓老大性情古怪,一直想往外跑,每當有客人上門,他總是擠在門邊當首位接待員。不過誰都知道,他只是想出去溜搭。

店裡有很多「小時候的回憶」,比如彈珠台,打到什麼聽說真的可以有禮物;比如漫畫,金田一漫畫陪著很多人度過埋頭苦讀,前方是國文課本底下是各種漫畫。也許有某種神祕魔法正在施展,不知不覺,我也慢慢想起大學畢業前的那段時光。

「如果再選一次,你會選一樣的科系嗎?」畢業後幾乎每年都接到學校電話詢問畢業生後續的工作發展以及對學校、科系的建議。每次我的答案都是,會。但我朋友卻硬生生地說出:「不會。」

「我覺得學校的東西對以後工作一點幫助也沒有。」這句話從她嘴巴冒出那刻,便狠狠刻在我腦中。

沒有人知道以後自己"一定"會做什麼,儘管我們約略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當人生是一個不可預知的故事,不可加速往前不可倒帶重來,每次當下的選擇,都會開啟另個新的篇章。選擇是自己的,更沒有覺得後悔的權利。

我曾經後悔,如果當初可以不要衝動,也許現在情況不同。不過這個想法立刻被倫倫消除,倫說:「這就是你必須要經歷的事情,我們就是要經歷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才能得到最終想要的那件東西。」

前方的那對情侶,女生拿著本子畫畫而且是水彩畫。窗戶另邊的一對好友,各自帶著耳機沉浸在文字世界。

午後的陽光漸漸綻放,我刻意把身體側坐,讓腳貼近窗戶邊,順便望著對面公園發個呆。靠近玻璃的位子可以感受到許多溫暖。

當時間前進,生命開啟一篇又一篇的章節,我們都在追求更多的進步。

後悔嗎?想回到以前?但現在的狀態正是你做決定時想要的「前進」

有不快的陰影嗎?套句旺福小民說的:「那是因為太陽在照著你啊!」(圖、文/大默)

 

-禧闊咖啡 Sequel Coffee-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大直街52巷26號

營業時間:13:00-23:00,每周四休息。

電話:02-2533-8307

貼心提醒:開門的時候不要讓貓老大溜出去了;店內沒有廁所,廁所要到隔壁隔壁的一個藍色門裡面,記得跟店員拿鑰匙阿。

 

【同場加映】

.[休日-咖啡]遺世孤島上的一點光-「LILI KOKO Coffee」

[休日-咖啡]跟著淡水河搖啊搖,在「安克黑咖啡」初見夏日美夢

[休日-咖啡]純白恬靜台東池上「丰咖啡」,在綠色帷幕中品人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默 的頭像
大默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