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去咖啡店的人和喜歡逛街的人一樣,每間咖啡店都有個座位上面寫了自己的名字。

不是非常重要的緊急狀態,那個位子上如果有其他人早一步坐走,寧可換間店坐想要的位子。

台大旁邊溫州街的「野餐咖啡」每到假日,不,應該只要開店,馬上就會來場筆電野餐。隨時開張,隨時都有。

 

在一個很熱的日子,我從忠孝新生沿著大安森林公園一路走到溫州街,路上,陽光正烈,從巷子照進來的太陽完全不害羞卻弄得我都熱了。從辛亥路一段的方向走進溫州街,先經過可以玩拼圖的葛樂蒂咖啡館、看起來像沒開但其實有開的 Rebirth Cafe & Restaurant、對面路上撿到一隻貓,我想起家裡樓下那個都不下來的貓老大。

說起貓老大,覺得他有比較適應我,還有我姊。因為我拉著姊姊去看貓老大,之後我們就會都在上班前去看他。

貓老大是浪浪,多虧鄰居媽媽餵食,他浪得很開心。(點我幫貓老大建的相簿)

終於走到「野餐咖啡」。

野餐咖啡門口像住家,白色的門、白色的信箱、屋頂、招牌,跟四周的住家融為一體,有點不容易發現。種植的盆栽四處奔騰,外頭總是停幾輛機車、偶爾腳踏車,接近窗戶邊的車位永遠有車停。推開門,撲鼻而來是咖啡店的代表味道:「咖啡香混合剛烤出爐的蛋糕甜味」。

野餐咖啡從走進小小院子開始就有座位,店內 L 行吧檯、沿著牆壁的木頭長椅都已坐滿人,現在剛開店才一個小時。

我熟悉的右轉,走進私密小房間的靠窗位子,那裏的位子有我的名字。

忘了從甚麼時候喜歡去咖啡店,應該是還沒畢業的某個大學暑假。

每個咖啡店都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位子,那個位子會有幾項特別符合需求的特點,比方說,有插座、有檯燈、靠牆、有點隱密。也或許,每個咖啡店都會有兩三個屬於自己的位子,其中一個是首選,其他當作備用。舉大直「穆勒咖啡」來說,我喜歡進門左手邊的小洞,靠牆但其實是長椅的偽沙發配一張大桌,其實是四個人的位子,不過當店內沒有坐滿時,老闆總讓我窩在那整個下午,直到有次移到吧檯,才知道原來吧檯椅子這麼舒服;舉溫州街「野餐咖啡」來說,我喜歡靠窗的高腳椅,通常高腳椅不惹人愛,因為上下麻煩,但這的高腳椅也常常客滿。

不曉得其他人的選擇靠窗高腳椅的原因是甚麼?我喜歡看著對面的明目書社發呆,平常發呆覺得奢侈,那時發呆覺得應該。

時間下午五點,店裡每個人都抱著筆電,沉浸自己的世界。

太陽正在回家路上,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

 

店內正在播放國外獨立樂團

蛋糕剛出爐飄散著香味

廁所有人

旁邊的同學在討論要紅色底還是黑色底

酷卡塞滿桌

水壺要見底了

 

我想,咖啡店存在的意義不只是生活心靈寄託,還有讓人可以一直坐那個有寫他們名字的位子,滿足從內到外,身心靈一次到位的暢快與舒適,你信不信,那位子坐起來特別舒服。

祝福前往咖啡店的你,可以坐到那張有寫你名字的位子。(圖、文/大默)

 

-PICNIC CAFE (野餐咖啡)-

地址:台北市溫州街75號

電話:02-2368-7798

營業時間:13:00 - 23:30

貼心提醒:不提供訂位,但可出發前撥電話詢問是否還有座位;筆電野餐隨時開張隨時有,想在那好好享受下午請盡早前往;插座免費但數量有限,電充飽務必讓給其他人使用;一天當中,下午前往最美好囉。

 

【同場加映】

[休日-咖啡]歡迎來到「自然醒咖啡公寓」,在家客廳看書、喝咖啡、躲雨

[休日-咖啡]不只是咖啡店!「鬧咖啡 NOW coffee」的老台北藝術使命

[休日-咖啡]親愛的我在永康街開了一間咖啡店,叫做「羊毛與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