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在想,如果要我戒斷咖啡,不知道會怎樣。

星期六早晨,這城市還沒完全甦醒,儘管已經上午十點。大概是因為天氣的緣故,出門時天空灰矇矇,好像清晨四五點。

也難怪大家都還沒起床。

坐捷運到達南京三民站,走進小巷,今天要去一間自家烘焙咖啡店《暫停咖啡  PAUSE coffee/PAUSE studio》。

走進店裡,老闆正好從旁邊的門簾裡走出來,問:「請問需要什麼嗎?」拿給我menu,隨手一指,便自在找位子坐。他個子小、穿黑靴子,動作敏捷、快速,全身散發著一種節奏,彷彿沒了這姿態,連路都不會走。

今天選冰搖-淺烘焙以及抹茶乳酪塔。

因為我是第一位客人,自然而然可以到處走動而免去打擾其他客人的擔憂。

灰色基底,把店裡的氣氛拉低。不是低氣壓,是一種沉著冷靜。靠近廁所的區域,有個我認為最美的角落:牆上的畫與不靠牆的桌子架構出完美切角。

乾燥花和象徵老屋精神的花格窗彼此相互照應,抬頭,也有一座格紋窗“吸”在天花板上。

整體來說,店裏不大,座位也不少。

位子旁的玻璃櫃,裡面放著老闆「手沖選手」的獎牌吸引我注意。

最近看一篇文章,開頭:「貴,是因為你不會。

文章在 Facebook 發表(至少我是在那看到),討論關於「專業」、「專業價值」以及「正名」。

每隔一段時間,網路上就會針對這樣的內容討論一輪,從意見領袖到各領域專家都有人發表,但是這話題永遠,永遠,永遠,永遠,永遠,沒有結論。不用很久的下一次,又會再次討論一樣的話題,告訴大家要尊重專業、同時給予他們同等價值的實際回饋。

有時候我真的懷疑,是不是在自己的動態牆上已經有一個厚到不能再更厚的同溫層,才會讓這比鬼打牆還恐怖的循環持續發生。

不過事實是,這個社會或是真正需要聽到這些聲音、了解這件事的人,沒有接收到大家的"呼喚"。

「尊重專業」淪為口號,連喊都喊不好。

在多元的環境,各行各業都有他們的專業,而且越分越細,但是大家老喜歡看台上那三分鐘卻忘記台下十年功,喜歡用一句:「這很簡單啊!」或是:「這應該沒有很難吧」概括許多事。

講個親身例子,還沒出社會時,學了一招半式去打工,老闆問我:「這個你會嗎?」抱持著不會也要學會的心態,我很老實地告訴老闆,不擅長但我願意學。後來換工作,遇到一位甚麼都想做但都不想花錢的老闆,常常問大家:「這個誰會?」、「誰可以順手做一下?」

這個做一下....其實不只一下,整個團隊大約花了整個禮拜的時間,三個人力去做大家完全不熟悉的事,最後弄出來的成品,老闆看了看說:「嗯....去外面找找看有沒有專業的人可以接案做完」,如大家所想,專業的人員只花1.5天就交件且完全符合需要。

一個禮拜乘三個人力,最後還是交給其他人,這段時間投進的人力成本等於浪費。

這件事使我印象深刻,每次正在進行一些搞不懂的事情時,這事就會在心裡翻騰。

不是說我們不願意學習,只是馬上要做到專業人士的十年工夫,根本天方夜譚。

於是我徹底了解這世界上所有的「分工」都是有意義的,每個位子、職位都有存在的原因,因為有需求所以存在。不可能有「順手做」或是「試著做」,還要達到跟高標準一樣的事。

今天你看人家容易,做起來卻很難。

當大家都吵著不要工作了要去賣雞排,有沒有想過賣雞排也要有訣竅,你會炸雞排嗎?知道怎樣叫做熟嗎?

店裡的手沖選手牌,讓我想起好多事,還有東區一間西班牙餐廳的老闆,說他要去西班牙上課,拿切伊比利火腿的證照。

我還是不知道,如果要戒斷咖啡會是甚麼樣。

因為喝咖啡是一種 LIFESTYLE,戒斷咖啡,等於改變生活,我想,這有點太難了。(圖、文/大默)

 

-暫停咖啡 PAUSE coffee-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250巷18弄8號1樓

電話:02-2742-0086

營業時間:11:00-20:00,每周二休息

貼心提醒:店內算安靜,需要大聲說話的人請深思後前往;座位不多,建議提早去;不知道要喝甚麼的可以請老闆推薦你。

 

【同場加映】

[休日-咖啡]溫州街「野餐咖啡」的筆電野餐計畫,那個靠窗的位子有我的名字

[休日-咖啡]我們可以不要工作,但我們需要一間咖啡館-「黑露咖啡館」

[休日-咖啡]沒有一杯咖啡解決不了的事!用連環噴嚏在台南「任事咖啡」廣結善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