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要入秋的季節,天氣還是會被秋老虎綁架。

中山站附近從逛街變成咖啡店、下午茶聚集地,有知名鬆餅、也有內行人才知的"好咖啡"。其實咖啡店不分好壞,喜好不同,選擇不同。

今天去中山站旁巷弄內的「黑露咖啡館」。

「黑露咖啡館」是在 Instagram 撈到的,第一眼不是被咖啡蛋糕吸引,是旁邊的小綠人軍隊。小時候家裡的玩具是樂高和小汽車,我有兩個鐵桶的小汽車,一個地圖停車場地毯,有一組小綠人軍隊,基地用疊疊樂的積木蓋成。

遊戲故事大概是這樣:小汽車扮演都市居民的生活,去超市、醫院、學校、停在家裡車庫,小綠人軍隊扮演保護都市的角色,當有異族入侵(就是比較大的車子或恐龍),小綠人軍隊會出發保護程式,基地配有機關槍士兵、大砲士兵待命、前方由步槍衝鋒陷陣,中間是手榴彈部隊。

後來小綠人軍隊被我家狗-阿肥咬的亂七八糟,樂高也一併收起來。

走出捷運站,差點被襲來的熱氣打暈。沿著公園旁的路,順利轉進小巷弄,旁邊的機車已經占掉一半空間,先進入眼中的是木頭感、日式復古風格的店家。招牌在頭頂上方,黑白相間隱身在住家鐵窗、電線、等等生活風景中。

天氣太好,陽光太刺眼,連照片也只能過曝。

拉開木門,門上貼著一個小紙條:「進門請放低音量。」

一直很喜歡勇於表達店風格的店家。風格,不是服務周到親切有禮就好;也不是老闆真的要很好笑。風格有時候會被解讀成「有個性」,但我比較喜歡的說法是,這間店的規矩。意味著,這裡是安靜的空間,需要"大家"共同維護,如果想要大聲講話,這裡可能不適合你。

剛進門,老闆立刻放下手邊的事,從吧檯後方走出來。他瘦瘦的,帶著眼鏡和像福爾摩斯那樣的帽子,寬鬆的上衣搭寬鬆的淺色牛仔褲,有一種藝術家的氣息。老闆說,目前只剩吧檯座位,如果不介意可以先坐坐看,有空位再換。

到達位子前仔細感受一下店裡的氣氛,其實也沒有像網路上說的那麼安靜可怕,只是大家聊天說話的聲音都不大。

老闆有在粉絲專頁說過,可以聊天,但聲音請低於店內的音樂。

我在吧檯座位點了黑咖啡配起司蛋糕。旁邊有一些應該是老闆收藏,幾個小綠人(還不到一支軍隊),咖啡機上幾隻公仔,老闆的身體應該還是留著小男孩的血液。

過沒十分鐘,老闆帶我換到靠牆的位子,貼心的幫忙把咖啡和蛋糕一起拿過去。然後老闆娘出現了。

在"新位子"上,就像搬家,對於一切不同角度的"新環境"、隔壁"新鄰居"都覺得新奇。

旁邊穿黑色上衣的男生,嘴裡咬筆、另一隻手摸著桌上的鉛筆盒,小小的筆記本滿滿都是字,在橫條線格的排列下顯得非常整齊。桌上的書呢....嗯....有日文有英文,不確定他現在是被形式上的題目困擾,還是人生上的課題煩惱。

前面的小姐很快就結帳離開了。接著入座兩位上班族女生,一身休閒假日打扮,白上衣、牛仔褲、遮陽大帽,室內還戴著帽子真是有點鬧。手上戴滿配件的女生率先打開話題,說公司的誰誰誰,主管怎樣;另一邊的女生只是安靜聆聽。

他們點了兩杯咖啡、三片蛋糕。咖啡上桌時,攻守交換,原本安靜的女生有如等待千年,水庫洩洪般劈哩啪啦一陣瘋狂過境。厲害的是,他們用了不可模仿的巧勁,把音量控制在店內音樂的音量內。

靠近吧檯的另一邊,一個小角落像凹進去的防空洞,位子上是兩位情侶,小小聲地靠著牆說話,就在他們的位子前面,一桌應該是四人位,四人桌上都放著電腦,但是大家都在聊天、看雜誌,不免讓人猜想,到底他們是一起約好來工作,還是原本就只是來放鬆。

但不管為何,我們都能了解,當一群人聚在一起時,原本的念書會變成說幹話;說好的工作最後也是帶回家自己做。

沒辦法,人是群居動物,我們享受聚在一起的感覺。

整間店,就像城市的縮影。有為了生活努力的人-老闆和老闆娘;忙碌的人-也是老闆和老闆娘以及念書的同學,有偷閒片刻的人-大部分的我們,也有享受每口咖啡、享受人生的-另外一部分的我們。

結帳時,老闆娘輕聲問:「要離開了嗎?」好像朋友問候。「對阿」我笑笑回答。

雖然想到明天要上班,心裡仍不免小小靠杯,天殺的超想請假。

回家路上,我還真的在心裡許願:可以不要工作,但是請給我一間咖啡館。(圖、文/大默)

 

-黑露咖啡館 OLO Coffee Roasters-

地址:台北市南京西路18巷26之2號

營業時間:12:00 - 0:00,每周三公休。

貼心提醒:沒有訂位、沒有簡餐、無法收超過四人的人數,小孩請顧好,勿在店內跑跳。如果想要有位子最好早點前往。進入店內請降低音量,給大家一個休息的空間。超適合看書。

 

【同場加映】

[休日-咖啡]歡迎來到「自然醒咖啡公寓」,在家客廳看書、喝咖啡、躲雨

[休日-咖啡]溫州街「野餐咖啡」的筆電野餐計畫,那個靠窗的位子有我的名字

[休日-咖啡]鐵道旁的秘境,台東「cheela小屋」用花草包圍的世外桃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默 的頭像
大默

MoVie x MuZik = Vie.

大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